゛青子ゞ

坑多——压身

如果看到我跳过剧情直接开车的话


那大概就是我弃坑了【。】


如果看到我开始产其他cp的文视频


那大概就是我爬墙了【。】


最近不是没时间但就是??不愿意写来着


还有以上的可能不一定是假的……最近确实是爬墙ing


(顶锅盖跑)

匹诺曹(1)

❀新坑*四战后背景(ooc)


❀不定时更


❀马上开窍的鸣xxx




—————————————————————




已经忘了从什么时候开始,佐助一说谎就会开始打嗝,而且停不下来。为此他专门去找过大蛇丸,但是大蛇丸翻阅那些古籍捣腾了半天,最后一脸阴恻恻的笑了,告诉他:“佐助君这种病症倒是很难治,不过只要主动承认你撒谎了就可以停止打嗝。”


大蛇丸自然知道宇智波的自尊心是多么的强烈,所以他倒是很想看看这位高傲到连喊他老师都不愿喊的弟子该怎么样才肯主动去道歉。


“有根治的方法吗。”


“没有。”大蛇丸很轻飘飘的吐出这么一句话,看到佐助的脸完全黑了下来之后他马上补救,“我的意思是,我还没找到。”


“……”


然后水月就看到佐助是用赶着去救番茄的速度离开这个基地的。


佐助得的这种病为匹诺曹,听起来倒是像他之前看过的一本童话故事的名字一样,说谎了就会有长鼻子。不过这种症状的体现是说了谎就会打嗝,消除打嗝的方法就是大蛇丸说的那样。对于普通人而言这种病带来的麻烦可能没什么,但是佐助是忍者,忍者的世界本身就是由谎言构成的,至少他在外游历了这么久还没遇见过一个真正没撒过谎的人。


而现在佐助连最简单的隐瞒都做不到——此刻他正在和漩涡鸣人大眼瞪小眼的坐在房间里,很明显后者在生着闷气:


“佐助你不是告诉我你接下来会去雷之国吗。”为什么会出现在汤之国。


“……”因为这种病的原因本来就沉默寡言的佐助变得更不爱说话了,而且去雷之国这话是他让香磷随口编一个告诉鸣人的,目的就是不让鸣人跟过来,但是鸣人还是追着他的查克拉找到了他,“那你呢,你不是应该准备当你的火影吗?为什么要追过来?”


“佐助的意思是就是因为这个你就可以骗我吗。”


“……”


“而且还是由香磷转达的,你就那么不想见到我吗……”鸣人的语气透着失落,金毛也有耷拉的趋势。佐助偏过头用手撑着下巴,看向窗外街道上惬意悠闲的行人,“我只是不想有人打扰到我而已……呃。”


鸣人睁大着眼睛看着佐助的反应,对方脸上一瞬间的惊愕和慌乱都被他捕捉到了:“佐助你撒谎了对不对。”鸣人抛出一个肯定句,让他心里有些堵的是佐助还是不愿意和他讲真话。


佐助垂着眼低低的说了句“抱歉”就噤声了,鸣人心急的上前拉住佐助空荡荡的左袖,因为他发现这样的话佐助不能很快的甩开他:“佐助你为什么总是不和我说真话?”


明明知道自己不能说谎,却还是选择一次次的用假话来骗他,就算是后面的道歉也是毫无诚意让人听了只会更窝火,


“宇智波佐助,你到底想怎样!”非得一次次的让自己难过才肯罢休吗。明明在终结谷他们已经对彼此都敞开了心扉,但回木叶后佐助就越来越不愿意跟他说话,到最后佐助还申请以“罪人”的身份出去赎罪。


“我要你回木叶。”意外的是佐助几乎是马上就接上话了,微微蹙起的眉头很明显的表示了主人现在的不耐烦。是的佐助想赶鸣人回木叶,鸣人为了他已经不是第一次抛下村中的工作跑出来了,虽然有鹿丸帮忙打掩护但是时间长了对鸣人将来接任火影也会产生影响,长老团也不止一次暗示过佐助了。


在临走前一天晚上,佐助站在火影岩上方那一片悬崖的位置俯视着木叶。现在的木叶已经渐渐恢复了元气,隐隐有成为五大忍村之首的势头。但是范围越扩越大的木叶却渐渐容不下他了,宇智波这个姓氏不管在哪被提起全都是骂名。


鸣人像是被噎到了一样半天都说不出话,他直直的盯着佐助,一字一句的说道:“我要你和我一起回去。”


“……”佐助不知道是该称赞鸣人的执着还是笑鸣人这么孩子气的想法,他沉默了两秒,“你不用再说了,我不会回去的。”


“为什么?我们不是……”


“朋友吗?”不知道为什么佐助忽然打断了鸣人的话,用极其讽刺的语气反问着鸣人,“那就不如你意了,只是朋友的话我还没必要为了你而打乱我的计划。”


佐助自诩是一个比较冷静的人,但是这次他的情绪莫名的爆发了,他听到从鸣人口里说出的“朋友”二字就感到心烦。但说出去的话比泼出去的水还难收回,他愣了一下之后才反应过来这话是多么的不合适,但佐助只是沉默的别过头继续看向窗外。


留下一片沉默的尴尬。


他没看到鸣人垂在腿边握紧又松开的拳头,鸣人垂着眼,低垂的眼睫遮住了眼底混合的情绪:“既然佐助是这样想的,那我明天就会启程回木叶。”佐助转过头来似乎是不相信鸣人这么快就会妥协,鸣人在佐助身边坐下,抱着他的腰把头埋在佐助肩窝处蹭了两下,“但今晚我不会离开。”


佐助就这么被抱着什么反应也没有,声音从鸣人喉咙里发出来感觉闷闷的像在撒娇,他未经思考就脱口而出一个“好”字,等反应过来的时候已经来不及了。鸣人已经欢呼着把他按在了床上,佐助被压的有些难受便伸手推了推他:“起来,吊车尾的。”


鸣人撒娇的“哼哼”两声就埋在他左颈,像动物一样在他脖颈间嗅着:“佐助你好香啊我说。”


“……白痴,谁告诉你能形容一个男人香的啊。”佐助低声笑骂了一句,鸣人拉长着声音辩解:“可是,佐助比一些女人身上还香。”


“……”只沉默了一会,鸣人听到佐助又说,“漩涡鸣人,马上给我起来。”


“!”鸣人马上一骨碌的爬起乖巧的看着佐助,佐助坐起身子下巴微扬起:“今晚你睡地上。”


“为什么啊佐助!明明床够大啊我说!!”


“……你睡不睡。”


然后鸣人抵不过佐助强硬的态度,耷拉着头去收拾床铺了。


……


半夜的时候鸣人坐起来听了一会发现佐助还在睡就蹑手蹑脚的爬上了床,在佐助身边轻轻的躺下。躺好之后他借着月光观察着佐助的脸。睡着的佐助很安静,白日里能吐出那么薄情的话的樱色嘴唇此时也安静的微张着。


鸣人忍不住用自己那缠有绷带的右手抚上佐助的脸上慢慢的摩挲着,趁着佐助睡着的时候鸣人狠狠的揉了一下佐助的黑色炸毛,摸起来手感意外的好。柔和的月光照在佐助的脸上,让他的轮廓都柔和了几分,鸣人就这样看着佐助,鬼使神差的俯下身在那樱色的唇上碰了一下,似乎觉得还不够他还用舌尖慢慢的舔舐着。


但很快鸣人僵住了,为什么他会亲佐助??他们不是最好的朋友吗??哦不对佐助不喜欢“朋友”这个关系,但是他为什么会亲佐助??


鸣人马上离开了那柔软,手忙脚乱的滚下了床,又躺回了那个地铺上。他不断的反问自己为什么会做出那样的举动,难道朋友之间也可以亲吻的吗?他又想到之前他无意间看到两个忍者也是这样亲吻的,而且他们发现了鸣人之后也说他们是朋友来着。


所以朋友之间也可以做这样的事吗……鸣人使劲的摇头否认了这个说法,他又悄悄冒出头来看了佐助一眼。呼,幸好还在睡。最后鸣人把他刚刚的举动归为月亮太美了。


但是好像有什么东西在他心底扎根并迅速滋生蔓延,以覆水难收之势。鸣人翻来覆去睡不着,最后咬咬牙又爬回床上去了。


……


这边水月拿起书一脸奇怪的看着大蛇丸:“大蛇丸大人,我问个问题。”


“什么?”


“书上不是写着匹诺曹是先天的疾病吗,可是佐助明明是后来患上的……”


“……”


“你说会不会有人故意让佐……”


“不会。”


“……助患上这种病?”


“没有……好了水月去帮我拿刚刚那个实验的资料过来。”


“哦好。”


重吾面无表情的在大蛇丸和水月两个人之间看了一眼。




tbc.




以及18号以后我就碰不到电脑了……所以这算缘更吗???

所以这不是我坑了而是我母上的错

匹诺曹(试阅)

❀四战后背景(宁次未死)


❀依旧是……有人看就写


❀忘了打ooc了




—————————————————————




“我们来玩真心话大冒险怎么样!”

“……”

“停——轮到鸣人了。选真心话还是大冒险?”

“肯定是真心话啊我说。”

“那我问你,你喜欢什么类型的女孩子?”

“诶诶诶?井野你是打算帮我相亲吗!”

“不管,你回答问题就是了。”

“我喜欢……”

“诶!?”

“鸣、鸣人君……”

“……”


……


“这次是……佐助君!来吧选真心话还是大冒险?”

“真心话。”

“那佐助君一个人在外面那么久,有过和谁结婚的打算吗?”

“井野你怎么问的都是这种问题!!”

“只是个游戏而已鸣人,佐助不愿回答的话罚酒就过去了。”

“不用,我有过结婚的打算。”

“和谁啊我说!”

“和……”

“诶!?”

“真的吗佐助……”

“嘛,鸣人,你也知道佐助是不可能说谎的吧。”

“鸣人你自己看,佐助并没有打嗝。”

“佐助君……”


……


“佐助你刚才说的话是真的吗?”

“我没有打嗝。”

“不,我想听佐助亲口说出来。”

“是真的。”

“我不信!”

“鸣人你为什么不问问自己你刚才的话是真的吗。”

“是真的!”

“我也不信。”

“为什么……”

“鸣人你是要当上火影的人,而我……鸣人你!?”


……


“呜、鸣人……?”

“是我。”

“你在干什么!”

“就这一次,佐助。”

“嗯……”




—————————————————————




灵感来自于我三四年前看的一部韩剧,匹诺曹大概是一种……病?得了这种病的人一旦说谎就会开始打嗝,直到那个人主动承认错误为止。

想了想觉得超适合口嫌体正直(?)的宇智波,助子就是得了这种病_(:з」∠)_总觉得自己的试阅剧透好多啊咋回事

放心是he!!!

不管了坑不坑得看你们,期待你们的红心蓝手和评论❤❤❤


长官来一发吗?(3)

❀海贼鸣x海军佐


私设如山!!!(ooc


❀多日没更新的我顶着锅盖多码了两千




—————————————————————




次日。


天还有点蒙蒙亮的时候船就靠岸了。


但是停靠的地方并不是海军本部,而是来到了海军的一处分部。早起的鸣人深吸了一口清晨的空气,顿时感觉全身肺腑都畅通了般。很快他就瞥见了准备登岸的佐助一行人。鸣人无意识的勾了勾唇角,不慌不忙的跟着下去。 


几乎一晚上都没睡好的佐助看见慢慢走过来的鸣人心情那更不用说——即使他昨晚换了房间并且还重新洗了个澡,被鸣人碰过的地方那种怪异感还是消除不掉。所以在鸣人站在他面前的时候他就感觉手痒痒的,甚至还想用什么东西往鸣人脑门上磕。但是他忍住了,抿着唇一言不发看着眼前的人。


鸣人似笑非笑的看着佐助,很快就看到了佐助眼底下那一圈淡淡的乌青:“长官昨晚是没睡好吗?还是说……”说着鸣人上前一步拉近二人的距离,用着暧昧不清的语气贴着佐助的耳边说着,“还是说小佐助在我离开后就完全睡不着呢。”


事实是这样但是从鸣人嘴里说出来却又成了另一种说法,要是让别人听去了还会以为他们俩之间发生了什么呢……唔,好像是发生了什么。佐助摇摇头试图甩掉这些乱七八糟的想法,伸手推开鸣人:“漩涡先生,请离我远点。我们只是暂时的合作关系而已,还没有亲密到这种地步。”佐助的语气毫无波澜,连声调都没有起伏过。


不得不说,佐助隐藏情绪的手段运用的很娴熟。要不是佐助的黑眼圈出卖了他,鸣人可能真的会以为佐助是那种被吃豆腐了还毫不在意的那种人。不过……鸣人笑了笑:


“但是昨天晚上佐助不是很主动吗~”


微微上扬的尾调让本来就不正经的话变得更不正经。意料之内的,佐助脸上的平静有了一点崩坏。昨晚他主动去勾……要求鸣人也是事实,但是他也没想到对方的近身搏斗技能也不低于他。漩涡鸣人,这个人是个不可轻视的潜在敌人。


“嗯?我说错了吗,佐助长官。”鸣人见佐助没说话就权当对方是默认了,开始更加变本加厉的用言语调戏对方。


“你……!”佐助有些恼怒的瞪着鸣人,这个人已经不是第一次来挑战他的底线了。但在鸣人看来,配上佐助现在的表情,他这副样子就像是一只发脾气的小猫……哦不,是一只小野猫。


“那今晚要不要继续呢?”


鸣人的笑容看起来欠揍极了,让人看了就特别想找什么东西拍在他脸上。事实上他也这么做了,佐助满意的看着鸣人整个人都僵住了,轻声“哼”了一声就拽着刚走过来的水月走了。


“变态。”这是佐助走前说的最后一句话,刚好也让走过来的牙他们听见了。牙不明所以的看着鹿丸:“变态?什么变态,鸣人做了什么吗?”


鹿丸捂着耳朵一脸嫌麻烦的走开了。小樱替鹿丸回答了:“还能有什么。”小樱往佐助走的方向努努嘴。井野从后面扑过来,一副“好哥儿们”似的和小樱勾肩搭背,笑嘻嘻的接话:“不过要我说啊,那个少尉当真是好看。就是不知道他是不是和鸣人是同一类人,不是的话不介意我上吧。”说着井野用手肘顶了顶鸣人。


鸣人:……


小樱作势也过来插一句:“井野你别以为佐助君会喜欢上你,佐助君是我的!”


“宽额头你也别想,单凭身材的话我可是完~胜~你~哟~”


“井野猪你这是什么意思,想打架吗!”


犬冢牙习以为常的看着愈吵愈烈甚至快要打起来的两个人,摇摇头就带着赤丸往鹿丸的方向走了。站在一旁一直没出声当背景板的佐井蹲下身子捡起砸在鸣人脸上的那个东西,在随意的翻阅了几页之后他脸上又浮现出了那种标准的笑容,他拍拍鸣人把这沓资料递过去:


“鸣人君,这是佐助君刚刚遗落下的东西。”


鸣人低头看了一眼资料,又看了看佐井。不知道是不是他的错觉,佐井的笑容似乎更假了一些。


————


这边被强行拉走的水月不住的往后面看着,在走到一定距离之后佐助终于忍不住发问了:“水月,你在看什么。”


被点到名的水月支支吾吾的指着鸣人那个方向,纠结了半天但就是没有说出什么有意义的话来。呜哇,这该怎么说啊。关于“根”的资料被佐助扔在了那个海贼团那边,而且佐助看起来很不喜欢那个金发的船长,如果开口跟他说要过去拿回来的话……水月已经在想自己的一百种死法了。


没听到水月回答的佐助轻皱起了眉,结果水月看到之后更怂了。在又挣扎了一会之后终于做好了被罚的觉悟:“佐助啊,就是刚刚上校部下送……”


“佐助。”重吾不知道什么时候走了过来,“我们该出发了,上校在里面等我们。”他指了指在不远处等候的两位海军,看样子应该是鼬派来接应他们的。


佐助点点头,想到鼬他很快就把水月刚刚的反应抛之脑后。但是走了两步他才发现,他们好像还有一个暂时的盟友来着。停在那拧着脸想了一会,佐助又转身对着水月说:“水月,你去把鸣人他们叫过来,一并出发。”


水月:“……是。”


————


鸣人走过去的时候,佐助还在和那两位海军交谈着什么,但看起来佐助抿着唇并不是很乐意的样子。事实上佐助确实没说什么话,眼前的这个人不是别人,正是这个分部的管理者——宇智波止水中校。他的上司,同时也是他哥哥的恋人。


但是佐助并没有承认止水是他哥哥恋人这个身份,原因……是因为佐助是比较崇尚实力的,止水是中校比鼬低了一级,这让佐助总有一种止水是小白脸的错觉。最重要的是自从止水和鼬公开恋情后,鼬陪他的时间就越来越少了,就像……自家哥哥被拐跑了了一样,还是被一个阶位比他低的部下拐跑的。


但在工作上佐助可以抛开一切不谈,专心的和止水合作。然而一扯到私事,佐助就像现在这样,对止水有一句没一句搭着。鸣人往两人之间看了一眼,注意到了止水的肩上的军衔,如果没记错的话似乎是中校来着。啧啧,宇智波少爷可是真大的脸啊,接个人都是派中校来接。心里这样想着脸上却没任何表现,鸣人一本正经的在佐助面前站好:


“佐助长官,这次我们没有迟到吧。”


……假正经。佐助沉默了一秒,注意到了鸣人身后一直在对着他眨眼的金发姑娘,思考了一小会之后很快就给出了结论,这个女孩眼睛可能进沙子了:“没有,”接着他又看了一眼井野旁边的佐井,“人都到齐了那就走吧。”


海军的建筑一向都是实用来说的,不会只注重外表,大多都是为了实战性。单是从外层看着都是恢弘大气的,让人产生想膜拜的朝圣感——当然这也只限于对海军这一职业充满向往的普通人。对于鸣人和佐助这种人,一种是因为对立的职业所以只会产生不屑,另一种则是习以为常了。


再说,当海军本来就不是佐助想要的,只不过因为宇智波这个姓氏和父亲的要求而已——尽管富岳并没有说出来。还有一部分原因就是因为鼬,鼬在海军这一领域上的卓越成就让父亲每次都拿鼬和他作比较,这让他那段时间难免会有些逆反的心理,就偏要来海军工作。


进电梯后鸣人特意站在了佐助身后,还贴的很近。他垂下眼看着佐助的后脑,那立起的黑色炸毛让鸣人有一种以后后入的时候会被扎死的错觉。佐助实际上比鸣人矮一点,但就是这点微妙的身高差让鸣人可以很容易把人圈进怀里,而且对方的力气比他小,这是个很大的优势。


这么强烈的视线佐助如果还没注意到那就真的是感官废了,他甚至可以感受到鸣人若有若无的触碰,虽然是隔着布料但佐助还是神经紧绷着避免被碰到。随着电梯发出“叮——”的一声,佐助很自觉的让出位置:“你们到了。”


鸣人和佐助其实是往不同的楼层去的,佐助要先去顶层见鼬,鸣人他们则会被水月他们带去接待室暂时安定下来。鸣人没说话,很乖巧的跟着水月出去了——当然,如果他没在出去的时候趁机摸了一下佐助的屁股的话。


佐助又是一副要炸毛的表情,在佐助发难之前电梯门很及时的关上了。现在电梯空荡荡的只剩下止水和他两个人了,佐助只好闷闷的把气给憋回去。止水则是若有所思的看着佐助。


在行走的过道中止水忍不住问了佐助和鸣人是有别的关系吗,结果佐助没好气的回答:“没关系,谁愿意和那种人有关系啊。”


止水:“哦。”谁信啊,一看那小子就是对你有意思。


来到那间办公室门前,佐助示意性的敲了一下门就直接进去了,止水则是转身往相反的方向走了,说是要去办别的事,但是佐助才不管那么多。鼬坐在皮质的办公椅上抬起头,对佐助宠溺的笑笑:“会这样敲门的也只有你了。”


虽然刚刚有些不愉快但在哥哥面前佐助还是个乖宝宝,他嘟囔了一声:“那是因为知道是你在里面我才会这样的。”他随意的在沙发上坐下,“话说鼬你怎么会在止水这边的分部?”别告诉我是借着工作的名义来看情人的。


鼬看出了佐助所想的,咳嗽一声:“才不会你想的那样。”看止水只是顺带的,“这次来是有重要的工作要做,就是关于‘根’的。”扯到工作上佐助的态度就毫不比鼬差,他脸上完全没了刚才的随意自在,转而严肃起来:“‘九尾’已经同意帮助我们了,最晚明天我会去见他们之中‘根’的成员。你那边怎么样了?”


“我这边收集到的资料已经让人给你送去了,并且这次的行动带土叔也会参加。”


“资料?什么资料?”佐助的话让两个人都愣住了。鼬愣住的原因是他确信自己是派人送去了资料,而且派的是止水,不会出误差的。佐助愣住的原因是他很仔细的回想起今早以及昨天的事,最后他猛地想到了不久前他用来砸鸣人的东西。


……不会那么巧的吧。


这意味着他又得去找鸣人一趟了,去找那个变态一趟。但很快他的注意力就被后一句话吸引了:“带土叔?”那个贤二吗……佐助脑子里很快就浮现出了带土那张有强烈辨识度的脸,还有贱贱的笑,“他怎么会参加?”


因为带土虽然是上尉但也没太管海军的事,当了上尉之后还觉得不够好玩,自己跑出去创建了一个叫“晓”的雇佣兵团,现在那个雇佣兵团在那一行也算是龙头的人物了,和“九尾”齐名。“晓”之所以能这么迅速的崛起,是因为他们的佣金比其他兵团要低许多,而且办事稳妥速度快质量高。


虽然和“根”一样都是由海军创立的雇佣兵团,但客户却不仅限于海军。但雇佣兵在另一种意义上也是海贼,只不过好听点罢了,但“根”和“晓”最大的不同就是“根”是团藏专门用来针对宇智波的,经常会给海军造成大大小小的损失,而“晓”虽然会接其他海贼的单却从来没损害到海军的利益。


单凭这一点,“晓”就微妙的与这次行动擦肩而过了。而“根”,就像这次一样,势必会被剿灭。


“嗯,这次带土叔还会让‘晓’来帮忙。”鼬想到电话里带土那种痞里痞气的声音就能联想到他那副找打的模样,不禁扶额:“对了,你刚才的意思是不知道资料的事?”


“……”佐助现在确信资料就是在鸣人手里了,脸色有点怪异“没事,我会拿回来的。”


鼬:“哦。”谁信啊。


又和鼬寒暄了几句之后佐助就出去了,出门的时候他遇到了止水。止水朝他笑笑,然而佐助只是看了一眼就没反应。鼬都看在眼里,他无奈的看向止水:“佐助还是那样。”


止水耸了耸肩,把刚整理好的报告递过去,“毕竟有一个职位比自己高的恋人还是很辛苦的啊,”他顺势拉着鼬的手扯到自己怀里,两人重重的摔倒了椅子上,还好椅子够结实。现在鼬是完全坐在止水的大腿上的,止水搂着他的腰顺着他的目光跟着看这份资料:“我看这个金发的小子对佐助是有意思的。”


鼬沉默了一会,指尖在“漩涡”二字上停留:“我知道。”他在佐助他们登岸的时候就一直透过落地窗看着他们,自然鸣人流氓般的举动也没逃过他的眼睛,而且看佐助刚才的反应不出意料的话他让止水送过去的资料是落到了鸣人手上。


“不过,漩涡鸣人这金发蓝眼,倒是像极了波风议员。”不知道是有意还是无意,止水提起了这茬:“而且波风议员的妻子貌似也是姓漩涡吧。”


鼬想了想那位红发性格爽朗的女子,食指弯曲敲了敲这薄薄的页纸:“能收集到的就这么多了吗。”止水摇摇头:“有人故意伪装隐藏了他的身世,再多的可能就得去问他自己了。”鼬看着上面的几寸照片,心里已经有了个底,想着什么时候该去拜访一下波风议员了。


止水使坏的捏了捏他的腰,成功的把鼬的目光引了过来:“先不说这个了,这么个准弟婿你觉得怎样?”鼬只觉得止水是在打趣,但他还是想了一会然后摇头:“不行,佐助还太小玩不过那帮海贼。”况且佐助似乎不喜欢男人。


“……你们兄弟俩在这一方面都是一样的。”止水接到了鼬疑惑的目光,不急不缓的开口,“明明说白了就是兄弟控,却偏偏死不承认。”


“没有,我只是担心佐助而已。”


止水往后仰着,盯着天花板出神。看吧,死不承认。佐助喜不喜欢男人是另外一回事,但是这世上怎么会有掰不弯的佐助呢?


不知道为什么,他倒是挺看好鸣人和佐助这两个人的。


————


重吾靠在接待室的门外,抱臂看着水月皱起又舒展的眉头,然后又皱起再舒展……终于水月忍不住看向重吾:“你说我该怎么办啊……”


“怎么了?”重吾想了想今早去叫佐助起床的不是水月,所以他想不到能让水月这么烦恼的是什么。水月简单的把事情说了一遍,重吾很随口的说了一句“那你去拿回来啊”,差点没把水月气死。如果能拿回来早拿回来了,刚刚去叫他们的路上水月就一直在观察鸣人身上有没有带着资料,但在来回看了几遍之后他就放弃了。


“那份资料——看起来很重要的样子。”水月皱着脸,但很快他又想到了自我安慰的理由,“反正那些人也是这次行动的参与者,看了也没事的。”


重吾:……


“应该没事的。”吧。水月又重新说了几遍才达到了安慰自己的目的,于是很莫名的心情忽然好了起来。


重吾:…………


鸣人仰头一口气喝下剩余的茶水,微微苦涩的味道迅速在舌尖蔓延,但他的嘴角却向上咧着。看来,这是一个足以让佐助主动来找自己的理由。


……


不过海军的隔音真是差啊。




tbc.


【小剧场】当六件套遇到了考试

❀摸鱼(一发完)


❀这也可以当做点梗吧XD只不过多加了其他三件套


❀我说了我会更新的!!!虽然是被鞭来的




—————————————————————




【修因】


阿修罗在快要咬断笔头的时候,决定看向自家尼桑

然而因陀罗低着头奋笔疾书,就算感觉到了他的视线也不抬头。


阿修罗拿起一块橡皮砸过去。

因陀罗:……

阿修罗又拿两块橡皮砸了过去。

因陀罗:…………

阿修罗坚持不懈的扔了好多块橡皮。

因陀罗:………………


六道看不下去了,把阿修罗旁边备用的橡皮全搬走了,然后安心的继续坐回去。

因陀罗终于回头看了一眼:“你为什么只扔我。”

阿修罗:“因为这里只有我们俩啊。”难道我去扔考官?

因陀罗放缓了语气:“好吧阿修罗,你想干什么?”

阿修罗:“那个……尼桑,我不会写这些题目,你能不能教教我啊……”


因陀罗无奈的把挪到阿修罗旁边,开始一步一步的分析讲解。

但是不管因陀罗讲多少次阿修罗都学不会,因陀罗开始怀疑自己的教学方法了。

阿修罗每次都是黏着因陀罗撒娇继续教。


六道:……你们都当我死的吗??哪有考生当着考官的面亲亲抱抱的。



【柱斑】


柱间:“斑斑嗷——”

斑:……

柱间:“斑斑——————————”

斑:…………


佛间走下台一拳砸在大儿子的脑门上:“喊什么喊,考试呢天天就想着宇智波。”

柱间委屈巴巴的捂着头:“我知道是考试啊父亲。所以我才要问斑……宇智波同学问题啊。”

佛间:……谁告诉你考试可以问问题的。


然后柱间再次无视考官佛间蹭到了斑的旁边:“斑斑我不会写这里你教我。”

斑:………………

柱间:“诶斑斑你怎么不说话。”


于是柱间偷瞄了一眼斑的试卷。

柱间:……

斑:……………………


片刻过后柱斑在的考场传出了一阵惨叫,具体真相还等木叶新闻部继续深扒。


佛间:宇智波果然人才辈出。



【扉泉】


考场内只有田岛和泉奈互相大眼瞪小眼。


田岛:“咳,泉奈,那个千手呢?”

泉奈面无表情的:“哦,白毛住院了让我来帮他请假。”

田岛:“??千手家的体质不是很好吗”

泉奈:“呵呵。”


鬼知道啊。


在考试前几天半夜,木叶只有扉间家的灯还亮着。


泉奈:……

扉间:“首项为正(或为负)的递减(或递增)的等差数列前n项……”

泉奈:“死白毛你还没背够呢。”

扉间:“和的最大(或最小)问题,转化为解不等……”

泉奈:……


在这样的模式下又过了一个小时,泉奈终于忍无可忍的把扉间前面的书掀翻,然后气哼哼的盯着毛领。


扉间:“你干嘛呢想吃甜食了自己买去。”

泉奈:“天天就知道背书背书,也不多看看宇智波。”

扉间:“宇智波能有书好看吗?”

泉奈:“书能有宇智波好看吗?”

扉间:“多读书,少看漂……”


不等他说完泉奈就捡起地上的书狠狠的拍在了扉间的毛领上。

扉间:“!!!!”

泉奈心满意足的看着扉间终于炸毛的表情。


扉间:“你弄脏我毛领干什么!?”

泉奈:“我就喜欢弄脏你毛领,怎么样。”

扉间气结:“毛领弄脏了很难洗的,明天你就去帮我把那一柜子的毛领全洗干净!”

泉奈:“呜啊死白毛你竟然为了毛领和我过不去!!”


泉奈:“你说!毛领重要还是我重要!!”

扉间:“你和毛领能比吗,你……”比毛领重要多了。


“啪——!”清脆还带回音的巴掌响。

然后泉奈就跑到卧室把所有的毛领清出来用火遁烧光,点着火之后他就往千手柱间家跑了。

剩下扉间呆呆的看着火海。


被打了……为什么……


田岛:“所以这就是他缺席考试的原因?”因为毛领??

泉奈冷静的把试卷揉成一团扔垃圾桶里:“不是,后来他更加努力的看书。结果被书拖垮了。”

田岛:……


千手家果然人才辈出。



【带卡】


“卡卡西——”

“……”

“笨卡卡——”

“……”

“宇智波卡卡西——”

“……”


带土:“辣鸡卡卡西你竟然不理我!”

卡卡西:“这是考试我为什么要理你……”

带土:“你竟然因为考试不理我!!哼这个世界是虚假的,我要报社!!”

卡卡西:“哦。”别弄脏地板就行。

阿飞:“前辈你果然不爱阿飞了,都不知道哄人家~”

卡卡西:“……好好好,我的错。”


琳:……


带土趁机抽过卡卡西的试卷:“辣鸡卡卡西你写了这么多都不等我!!”

卡卡西:“……我等了但是你没跟上。”

带土:“我不管我要报社!!这场考试也是虚假的。”

卡卡西:“哦。”别动我试卷就行。


琳也看不下去了:“考试禁止搞/基。”


带土:“琳~~你看辣鸡卡卡西都不给我抄!”

卡卡西扶额:“考试不能作弊的。”

带土:“我不管你不给我抄就是不爱我了!!”

卡卡西:……。两者有联系吗。

阿飞:“你看前辈都不理人家了!”


琳:……水门老师我要求换考场。



【止鼬】


考场内一片肃静,只剩下考生沙沙的动笔声。


美琴看着底下认真的两人,再听听隔壁的动静轻轻的笑了。

不愧是止水和鼬呢,就是不知道佐助怎么样了……


止水举手:“美琴阿姨,我能提前交卷吗?”

美琴:“啊嘞?可是还没到时间啊。”

很快鼬也举手:“我也要求交卷,不愧是止水,这么快就写完了。”

止水:“但是小鼬你写的过程更详细。”

鼬:“但是我们的答案都是对的,所以止水你就不用谦虚了。你比我快是事实。”

止水:“不会呢,我觉得……balabalabala”


美琴:“好了你们两个快交卷吧。”



【鸣佐】


鸣人安静的坐在考场内,眼睛都没有到处乱看一眼。

但很快他就放弃了,指着考场内的其他五个人大叫着:“为什么就我和佐助的考试会有这么多人啊!!!”


水门:我是考官。

富岳:附议。

美琴:我是想来看看佐助。


鸣人手乱晃着,就是说不出什么来。但马上他就指着隔在他和佐助中间的止水和鼬:“为什么止水和鼬哥会在这里啊我说!你们不是也在考试吗。”

止水看了鼬一眼:“因为我和小鼬早就做完了就提早交卷过来看看你们。”

鼬:“附议。”


鸣人:……


鸣人还是努力的探头看向佐助,但是佐助看都不看他一眼。


鸣人彻底瘫死在了桌上。


于是考试就在诡异严肃的气氛中结束了。



——————————



考试结果出来了。


意外的只有佐助一个人没挂科,其他考生们表示不服。


六道:“因陀罗和阿修罗在考场内公然亲热作弊,故都不计分。”

佛间:“柱间和斑交的是白卷不说,还破坏公共物品。”

田岛:“扉间缺席,泉奈弃考。”

琳:“卡卡西虽然写完了但是卷子被带土撕了。”

美琴:“止水和鼬都是完美的卷子但是提早交卷。”

水门:“佐助认真完成了考试,但是鸣人没写完。”

富岳:“附议。而且试卷上全是佐助的涂鸦。”


扉间:放老夫出去!!老夫还能再写两百套五三!!!!




FIN.


长官来一发吗(2)

❀海贼鸣x海军佐


❀不懂海军的体制和设定所以私设如山!!!


❀中长篇(ooc)可能是坑??



—————————————————————




报酬?


“你们的定金明早会送过去,你……?”还未等他说完鸣人就用手指抵住了他的唇,粗糙的指腹在柔软的唇上摩挲着,指尖传来的柔软触感让鸣人更加按捺不住了:“不对哦佐助长官,你再想想今天说的话。”


“我需要你,或者说需要你的团队帮忙。”

“那自然是非常愿意的,但就是不知道……海军大人付得起我的酬劳吗。”

“酬劳自然没问题……”


想到这佐助就明白了,这个人从一开始就是抱有别的目的来接这个任务的,这次只能说是他大意了,竟然忘了海贼本性的贪婪和狡诈。佐助扭头避开了鸣人的手,微眯着眼盯着这个金发男人,那双与他身份格格不入的蔚蓝色的眼睛,在一定程度上达到了欺骗人的目的:


“那你想要什么报酬,漩涡先生。”佐助很快就冷静下来,如果不是这次任务需要他们的帮忙,对于这种在他面前耍小聪明的海贼佐助是不会轻易放过的。


“我要你。”


“我?”佐助本来还在猜测他们会要求枪支武器之类的,听到鸣人的话后他的脸很明显的黑了一层,被一个男人提出这样的要求换谁心情也不会很好的,况且佐助没有那方面的癖好。不过佐助转念一想又想到了什么,他抬起一条腿踩在了鸣人的肩膀上,“好啊。”


鸣人看到佐助笑了,是那种非常勾人的笑,但是鸣人却从中看出了危险的意味。他不知道刚刚脸色还是黑着的人怎么就忽然同意了,一时间没了动作。任由佐助捏住他的下巴:“怎么了漩涡先生,刚刚还不是说着要我吗?”


“我也没想到平日里那么正经的长官,私下里却这么的放荡啊,嗯?”鸣人调笑着,看出了明明什么也不懂却还要强装的这人。他狠狠的在佐助白皙的臀上拍了一下,红印以肉眼可见的速度显现了出来。


果不其然的佐助愣住了。渐渐放大的疼痛刺激着他的理智,他不怒反笑着揪着领子拉过鸣人:“漩涡鸣人,你知道你是在干什么吗?”


鸣人不以为意的把佐助的脚换成架在自己肩膀上的姿势,眼睛止不住的往下看,浴衣顺着佐助的大腿滑了下去,最后只剩下衣角的阴影遮住了那点,但剩下的就一览无余了。明明是海军,皮肤却还是这么的白。


“我是在遵循长官的命令啊,来要你。”鸣人的声音变得有些沙哑低沉,充满了诱惑,最后一句还是凑在佐助的耳边说的。但这些都对佐助没用。


“就是不知道你消受的起吗。”架在肩膀上的那条腿一起一落给了鸣人背部一击,身体也迅速翻转按着鸣人的肩膀压在了床上,最后变成了佐助骑在鸣人身上的姿势。佐助拿着从鸣人身上摸到的短匕抵在鸣人脖子上,佐助不屑的笑着:“看来你是无福消受了。”


“佐助长官会杀了我吗?”鸣人虽然是这样说着但脸上没有一点害怕的意思,空出来的另一只手甚至又顺着佐助的大腿摸了上去,在柔软的臀部放肆的揉捏着:“我想不会的。”手感果然很好,不过……还想在上面留下一些印记啊。


“你怎么那么确定我不会杀了你,还有把你的手拿开!”佐助的声音和心情一样冰冷至极,他从未被人这么对过,手上的力道也加重了些,微少的血液从刀刃边渗了出来。


“嘶——会痛的我说,”有了一点警告鸣人果然乖乖的停了手,但是手却往上移放在了腰侧,“因为你们的这次任务需要我的成员,是关于‘根’的吧。”


“!”明明自己还没有和他们说明任务的情况,他们就已经知道了。就算是船上的其他海军没有自己的指令也是不会多说的,唯一可能的就是他们之中混入他们的人了。但是不管怎么想都想不到谁会是他们的人,看来回到本部后有必要彻查一下了。


“佐助长官,”在佐助分神之际鸣人用力的在他腰部某个地方捏了一下,佐助一瞬间感到浑身瘫软,鸣人看准了这个空隙抓着佐助的腰又反压在他身上,“在坏人面前分神可不是好习惯。”


“嘁,你也承认你是坏人了吗。”双手被鸣人单手钳制着反扣在自己身下,完全动弹不得。现在都还觉得有些无力,看来鸣人那一下是真下狠手了。鸣人听了反而眨眨眼:“我从来没说自己是好人啊,再说了海军最讨厌的不就是海贼吗,我说我是好人你会信?”


“不会,”佐助倒是很直接的承认了,“而且我不止不喜欢海贼,也不喜欢男人。”


“……”短暂的沉默过后鸣人轻笑一声,“不喜欢男人是吗。”


“不喜欢男人谁会光着屁股坐在另一个男人身上。”鸣人这般露骨的话倒是让佐助罕见的红了脸,不知道是气的还是羞的。


佐助不适的扭动着:“你到……”“别动。”


佐助果然不动了,因为他感觉到一个硬硬的东西顶着他的大腿。佐助不可置信的看向鸣人,一个男人竟然对着他硬了!?而后者也在直勾勾的盯着他,鸣人舔舔唇,蔚蓝色的双眸也染上了一层情欲,他附到佐助耳边往他后颈吹着气:“我想干你。”


我想干你。


这句话一直在佐助脑中回荡着,他睁大着眼,现在才相信鸣人是来玩真的了。他忽然有点慌乱了,有些急切的出声:“鸣人你等一下!”“等一下?海军大人你之前可不是这样的反应啊,之前你还不是主动勾引我吗。”


鸣人伸手绕过佐助的脑后,黑色的炸毛摸起来触感意外的好,佐助还想说些什么但是鸣人直接堵住了他的嘴,还用手按着不让他挣脱。他一时间没反应过来,微张着嘴没任何动作。鸣人则趁机把舌头伸了进去,在口腔内壁肆意的舔舐,卷着佐助的小舌吮吸。


就算反应过来的佐助也是挣脱不得,只能脸色涨红的被迫张着嘴迎合鸣人。佐助干脆一闭眼一咬牙,咬着鸣人的嘴唇不放。鸣人倒是没想到佐助会来这招,嘴唇上的痛觉神经特别敏感,还没一会鸣人就尝到了一股腥味。


不得已他放开了佐助,佐助脸上泛着不正常的潮红,大口的喘着气,胸口起伏着,两颗红缨堪堪的被浴衣边缘挡住,但是这比没挡还要更色情。


鸣人喉结滚动了一下,“看来佐助很……”“佐助——”


这一声让鸣人和佐助都愣住了,水月站在佐助房间门口敲了两下门:“佐助你在里面吗——我怎么听到里面有其他人的声音。”


鸣人心想着佐助的部下还真会挑时间啊,每次都挑在最关键的时候过来。这样想着鸣人心里冷冷的哼了一声。他看了眼佐助,佐助也看着他,只不过脸上已经恢复平常,仿佛刚才的只不过是错觉。


不,不是错觉。


鸣人轻抚着自己唇上的咬痕,嘶——真疼啊我说。


水月等了会发现没动静之后,说了句“那我进来了”就推门而入,开门后他发现佐助坐在床上,床铺乱糟糟的,佐助的脸隐藏在阴影里面看不清神色。


水月吞了吞口水,小心翼翼的开口:“佐助,你是在休息吗?”


“嗯。”


“那刚刚有人来过吗?怎么窗户是开的。”


“……没有。”


“诶——可是我明明……”“水月,”佐助冷冷的开口,“你吵到我休息了。”


“——!那我先出去了!”水月关上门口迅速跑到转角处,大力的拍了一下香磷的背,“你们知道佐助睡着了为什么还要我去!!你们不知道那位小祖宗的起床气多严重吗吗!”


被拍的香磷一个踉跄,扶着墙才没摔倒:“水月你这家伙!用这么大力气干什么啊!”


只有重吾还看着佐助房间的方向,又看了看紧跟在他们后面的那艘海贼的船,最后还是没说什么。


回到船上的鸣人黑着脸上楼了,鹿丸打趣着:“怎么了这是,被猫啃了一口吗。”


“不是被猫,应该是被一只老虎咬了一口。”小樱也跟着调趣。


鸣人抿着唇一言不发的进入了浴室,很快里面就传出水声。小樱和鹿丸面面相觑,他们无声的比着口型。


小樱:鸣人吃炸药了吗?


鹿丸:不清楚,但可能是那只猫惹的。


小樱:诶?是那个少尉吗?


鹿丸:应该是的。


小樱:鸣人算是偷腥不成还得洗个冷水澡?


鹿丸:……


樱姑娘你怎么懂这么多。鸣人的声音从浴室里传来:“鹿丸你记得把搭着的桥给收了,别让那边的人发现。”


“……”鹿丸看看天,又看看旁边的樱哥。然而樱哥看天看地就是不看他,自顾自的回房睡去了,又留下了一个人干苦力的鹿丸。


最后鹿丸端着夜宵去找了丁次。


佐助在鸣人走后也是没睡着,把脸埋在枕头里一动不动。但很快,不怎么柔软的枕头就硌着他脸疼,他翻个身却闻到被子上全都是鸣人的味道。他“嘁”了一声就把被子踢下去。


“变态。”




tbc.

长官来一发吗(1)

❀海贼鸣x海军佐


❀不懂海军的体制和设定所以私设如山!!!


❀中长篇(ooc)可能是坑??




—————————————————————




漩涡鸣人是个海贼。


但这并不妨碍他看上那个年轻的海军少尉。


他的目光毫不掩饰的胶着在那位军官修长的身形上,打量着被白色海军服包裹着的美好身躯。


大抵是他的目光太过火热,以至于被几层人群包围的少尉都察觉到往这边看来。当他们的目光对上时,鸣人觉得自己全身都莫名的燥热起来。


他舔舔唇,看着少尉慢慢拨开人群朝自己走来。他不由得坐直了身子,抬头看着停在自己面前的军官,他笑了笑:“海军大人找我可是有事?”


在佐助靠近后鸣人更加放肆的打量着他,这张脸不管是远看还是近看都是一样的秀丽,这人的皮肤很白,白色的军装很适合他——不过鸣人更想看他穿上暗色系的的属于他们的海贼服饰。目光移过臀部,鸣人的眸光暗了暗。


……啧,手感一定很好。


佐助看着眼前这个金发男人的行为很明显的皱起了眉,不得不说他很不喜欢这种眼神带来的感觉,就像是被掠食者盯上的猎物一样。不过因为任务的关系佐助还是得压下这种反感与他们这些人打交道:


“你是漩涡鸣人吗?”


“是的长官,”声音也是意外的好听,诱人的唇瓣就在自己面前一张一合的说着话,让人看了就很想扑过去狠狠的蹂躏一番。想到这鸣人眼底的笑意更多了些,“有什么可以帮到你的吗。”


“我需要你,或者说需要你的团队帮忙。”佐助很直接的说明了自己的来意,本来他就不是什么喜欢拐弯抹角的人。这次的任务极为重要,是要去剿灭名为“根”的海贼团伙。虽然说是海贼团伙但却是政府要员团藏的部下。


团藏培养的“根”势力越来越大,近年来不断地在给海军造成一些困扰,而最近一次“根”直接摧毁掉了海军的一个分部,还拦截了海军运送物资的货船。这才让元帅宇智波富岳意识到不能再任由“根”继续闹下去了。


所以佐助才会来到这个地方找一个叫“九尾”的雇佣兵团,虽然是由一群海贼构成的但是雇佣兵都是只要有钱就好说话的。再者,找上“九尾”原因也是听说他们之中有一位曾为“根”工作过。


鸣人紧盯着佐助的眼睛,笑容里分不清多少是真心的:“那自然是非常愿意的,但就是不知道……海军大人付得起我的酬劳吗。”


“酬劳自然没问题,只不过你就不问问是什么任务吗?”说实话佐助也是第一次见到不问明白任务就敢接单的雇佣兵团,这就让佐助有理由怀疑他们是不是有别的目的。


鸣人又笑了,那盛满笑意的蔚蓝眼睛竟有一瞬让佐助晃了眼:“不用知道,反正海军大人是不会害我们的吧。”


佐助被他这份莫名奇妙的信任弄的一时愣住了,鸣人看准时机拉住佐助往一个方向走着,佐助很快将那点情绪碾压,反扣住鸣人的手腕迫使人停下,冰冷的声音响起:“你要带我去哪?”


“去见我的同伴。”


“不用……”“佐助!!!!”


是香磷的声音。佐助应声回头看去,香磷从不远处跑过来,脸色微红不知道是因为跑的还是什么,她看了看旁边的鸣人:“这是……?”


“这是‘九尾’的首领漩涡鸣人,”佐助松开鸣人的手,转头又对鸣人说,“我需要你们今天下午就集结好到南面的港口集合,我们的船只在那里待命,傍晚我们就出发。”


说完他就转身离开了,香磷紧紧跟在他后面。


鸣人看着佐助离去的背影独自沉思,佐助吗……这种行事果断严谨又冰冷的性格很合他的胃口,就是不知道在床上他那副冰冷冷的像高岭之花一样的表情还维持得住吗。想到这鸣人嘴边就勾起了一个恶劣的笑容。


端着饮料从旁边经过的鹿丸看着鸣人的笑容忽然一阵胃寒,他绕个弯走过去拍拍鸣人的背,把刚拿的饮料递过去:“你这笑容真是让人恶心,还有……刚刚那个人是海军吧。”


鸣人毫不客气的结果饮料喝了一大口,是冰的。他不紧不慢的开口:“是海军,我刚刚接了他们的单。”


鹿丸听到后差点把自己的饮料扣在他头上,但他还是忍住了:“鸣人你怎么回事,我们不是从来不接海军的单吗?莫不是你看上那个军官了。”


鸣人心情好的哼哼两声权当默认了,忽然他又想起什么:“鹿丸,把那个少尉的资料调出来给我一份。还有迅速通知其他人到船上,我们马上出发去南边的港口。”


鹿丸:……。你个见色忘友的混蛋。


----------


最后鹿丸为了找到其他人耗费了快一个下午的时间,这不怪鹿丸慢悠悠的性格,只因为他的同伴们兴趣各异,所有人的位置都不一样而且相距甚远。为此鹿丸跑遍了几乎整座岛屿。


当鹿丸拖着丁次从烧烤摊回来的时候基本上快要到傍晚了,他一上船就把跑向了鸣人的休息室,一点都不客气的把刚拿到的资料砸在鸣人身上,没好气的说道:“这是宁次传来的,你那个小男友的资料。”


“小男友”这个称呼让本来在假寐的鸣人挑了挑眉,丝毫不在意鹿丸现在一点就炸的臭脾气,伸手直接从鹿丸手里拿过资料:“这次还得多亏了你啊,虽然马上就要过集合的时间了。这次的事除了休假什么要求都行。”


“……”只想要休假的鹿丸。


鸣人他们的船终于出发了,向南边的港口驶去。他们不知道的是已经在南边等待了许久的佐助心情已经是差到了极点。


水月和香磷都躲得远远的,其他海军虽然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但是从那位少尉阴沉的脸不难看出此时他的心情很差,也不由自主的远离了两步。只有重吾还站在他的身边,就像看不到佐助的脸色一样。


重吾看着一个方向淡淡的说了一句:“来了。”


鸣人他们的船晃晃悠悠的行驶过来,但鸣人还在休息室里看着那些资料,他的手轻抚在那张略显青涩但却要装出严肃的证件照上。


宇智波……是那个专为海军送去人才的精英家族吗?他的目光往下移,把已经不知道翻了几次的资料又看了一遍。


宇智波佐助,是当今海军元帅宇智波富岳的次子,年纪轻轻却已经是少尉了。他还有一个比他大五岁的哥哥,现在已成为上校。


啧,看来背景还挺大的嘛。


鸣人感觉到船停止行驶了,到了吗?他小心把那两张资料放入抽屉,走到甲板上一看到的就是宇智波佐助那张阴沉的脸。他竟莫名的心情好起来,因为佐助脸上别的情绪正是因为他而产生的,虽然是不怎么好的情绪。不过以后有机会让他摆出鸣人想要的那种表情的:


“佐助长官,”鸣人轻佻的喊着他的名字,满脸写着不正经,“这么早就出来迎接我们吗?”


身旁的井野悠闲的靠在栏杆上,对于自己船长的举动表示没脸看。不过这个少尉真的很好看就是了,连她看了都有一点心动。


“早?”佐助冷笑一声,“漩涡先生你知道你已经迟到了吗。”


他特意咬重了“先生”这个敬称,以此表示自己的心情不是很好。但鸣人偏偏就像不知道一样,“没有迟到啊,我这不准时来了吗。”


“在我们这提早来是规定。”佐助已经懒得和他废话了,转身就往回走。


他对着驾驶台下达了“出发”的命令,两艘船这才正式起航。


----------


夜晚。周围除了发动机发出的声音算是一片宁静,佐助做了一个梦,一个没由来的梦。他好像梦见了一个金发的小男孩,但佐助在自己的记忆中完全找不到关于这个男孩的一点记忆。然后他就醒了。


但并不是被梦吓醒的,而是因为身为海军的警觉让他一直处于浅眠状态,所以一点细微的动静都能把他吵醒。他倏地睁开眼睛,猛的坐起来却差点撞上了眼前的那人:


“鸣人?”


他们俩离得如此之近,近到连对方的呼吸都喷洒在自己脸上,痒痒的。被叫到名字的人轻笑了一声:“海军大人叫得这么亲密还真是有点不习惯啊我说。”手却不安分的摸上了佐助的小腿,还一直在往上游移着。


佐助被碰到的时候轻微的颤了一下,因为他很不习惯别人这么亲密的触碰。而且对方是怎么潜入这的他完全不知情,要不是因为靠的太近才被他发觉,如果漩涡鸣人有要杀的心思那么他现在可能已经死了。


再加上他现在穿的是浴衣,不仅松松垮垮的很不适合打斗,连随身带的刀具他在洗澡前都卸下了,手枪也放在了他够不到的地方。现在的局面对他很不利,好在鸣人没有想发生冲突,他的手摸到浴衣下摆又慢慢的从浴衣下面滑进去,在佐助光滑的大腿上流连着。


佐助皱着眉看向鸣人,他实在没猜到对方的来意:“你半夜拜访我是想干什么?”语气中隐忍的怒气已经很明显了,但鸣人却没放在眼里。


“我是来索要报酬的。”



tbc.

【火影忍者】被爱情祭奠的生命

https://www.bilibili.com/video/av12872352/


前面有几秒的空白不知道怎么回事就跳过吧


这把刀我先吃为敬【暴哭】


没带鸣佐玩是我的错……(但是不会有ky了吧)


以及伴奏太tm长了,简直要命


私心问一句哪位小伙伴有佐盟的号啊_(:з」∠)_能共享吗……【小声】


图源自网络,侵删


bgm:玲珑——排骨教主(网易云)



我没更文但是我用视频混更新了

百粉点梗

占tag抱歉


虽然已经过百了但还是来点吧


写件套也行但是得主鸣佐(……)


车的话看情况


cp鸣佐、柱斑、带卡、止鼬、扉泉


最怕没有评论

【论坛体】如果邻居总是在半夜发出一些扰民的声音该怎么办?(8)

❀气到双更


❀气到一发完结




—————————————————




611L

扒皮哥这句话乍一听好像没啥不对的


612L

确实没错


613L:番茄拉面

诶诶诶你们别这样想啊!!


614L

那你和佐助打算什么时候结婚?


615L

emmmm就我想知道佐助现在的反应吗?


616L

我也想知道!七代目快回头看看你旁边的宇智波是什么反应


617L:番茄拉面

佐助他……又睡着了


618L

不用看就知道是装的


619L

这次你亲了他吗?


620L:番茄拉面

亲了,但是也没反应啊我说


621L

亲一下怎么够?起码也得留个吻痕吧xxx


622L

哈哈哈哈哈楼上你怕不怕宇智波看到了会杀到你家


623L

不怕不怕,这不还有七代目吗?【滑稽笑】


624L

还有啊谁说初代目是那种人渣的!!【敲黑板】


625L

看来楼上是个初代粉还不接受事实


626L

可事实就是初代目杀了他的挚♂友宇智波斑啊【摊手.jpg】


627L

胡说!!我这得到的消息显示初代目在宇智波斑死之后不久便去世了【大力敲黑板】


628L

楼上敢挂个固马吗?


629L:敲不死黑板算你输

敢!!


630L

来,黑板桑说出你的故事


631L:敲不死黑板算你输

你们想啊,初代目千手家的体质和仙人体,怎么可能在壮年的时候就因病去世了呢??而且还是在杀死宇智波斑不久后去世的


632L

难道……!?


633L:敲不死黑板算你输

没错楼上你猜对了


634L

卧槽我还没说呢??


635L

哈哈哈哈哈说不说也无所谓了


636L

但是初代目在杀死了人家之后再来殉情(??)emmmm总觉得为时已晚


637L:木叶资深扒皮哥

但是宇智波斑在终结谷一战之后还没死噢,他还活了将近八十年


638L

诈死???


639L

那又可怜初代目在杀死斑之后那么悔恨了


640L

结果这到底是谁的错??


641L

emmmm初代目和宇智波斑的事不好说,比较我们外人嘛不能深刻去理解到他们的心情


642L

楼上说的好!


643L

如果偏要概括初代目和宇智波斑两个人之间的话……


644L

大概是求而不得?


645L

卧槽能不能别一言不合就放刀?

我可是个甜党!!甜党!!!


646L

求而不得……好像也可以放到二代目和宇智波泉奈身上?


647L

……甜党没活路了


648L

六代目和宇智波带土可以吗?


649L:最爱红豆糕

蛤?


650L

扒皮哥我要听六代目和宇智波带土的故事!!【乖巧.jpg】


651L:最爱红豆糕

不是,这怎么牵扯到我身上来的?


652L:最爱红豆糕

你们应该多关注一下鸣人和佐助的婚礼而不是放在我这种过气大叔身上……


653L

哈哈哈哈哈哈哈过气大叔


654L

不不不六代目你怎么会是过气大叔呢??那你一定是不知道卡卡西粉丝后援会的庞大


655L:番茄拉面

粉丝后援会?还有这种东西??


656L:黑眼圈

鸣人和佐助要结婚啊?那记得邀请我去参加


657L

是的有这种群体的,所以说七代目你如果不给佐助幸福的话佐助的粉丝后援会可不会放过你的【气呼呼.jpg】


658L:拿粉拳拳捶你胸口

我可是后援会会长哦鸣人


659L:拿粉拳拳捶你胸口

如果你敢做对不起佐助君的事,看到我的ID了吗?


660L

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来自一拳女超人的关爱


661L

那鸣人和佐助结婚的日子定下来的吗?到时候我们都会去凑个热闹的


662L

楼上你打算发动全家人一起去吗?


663L

哈哈哈不是啦,只带着我和我对象去,其他人自己会来的


664L:木叶资深扒皮哥

那七代目结婚的日子定下来了吗?到时候我也会去的


665L

喔喔扒皮哥竟然敢露面了??


666L

勇气可嘉啊~


667L

敢问扒皮哥也是木叶人吗?


668L:木叶资深扒皮哥

怎的?你们这是要扒我的皮??


669L

哈哈哈哈哈哈扒皮哥反被扒现场


670L:番茄拉面

我们结婚的日子还没定呢,你们这么着急干什么啊我说


671L

那这意思是一定会结婚咯?!!


672L

可喜可贺啊,一代发卡狂魔终于结束了他的朋友卡之旅了


673L:最爱红豆糕

佐助是醒的吧?


674L:番茄拉面

醒了!!你们的计策真好用啊我说,我刚准备印个印记佐助就醒了


675L

哈哈哈哈哈哈哈哈被吓醒的吗


676L:最爱红豆糕

那佐助的意思是什么?


677L:番茄拉面

佐助说随我便……


678L

那还不好办了吗!?就明天结婚吧


679L:木叶资深扒皮哥

口嫌体正的宇智波啊


680L:最爱红豆糕

那是时候开始准备你和佐助的婚事了


681L:番茄拉面

没问题啊我说,反正佐助都答应了,到时候卡卡西老师别忘了来啊


682L

鸣人,佐助已经托付给你了,你可不要被我们发现你亏待了佐助


683L:拿粉拳拳捶你胸口

记得一定要幸福哦~


684L:我的露脐装

书上说,如果你们吵架的时候要记得微笑,这样的话你们就没有架可以吵了


685L:大和建筑公司

没有架吵得话,木叶就会多一分安宁了


686L

有人说过只有鸣人能把佐助君从黑暗中解救出来,这样看来确实没错呢


687L:番茄拉面

我一定会对佐助好的!!


688L

那七代目的婚事解决了,但是六代目还是单着的呢……


689L

单着不好吗!我觉得挺好的!

——来自被狗粮撑死的专业户


690L

哈哈哈哈哈哈心疼楼上,其实我也快撑死了(。)


691L:木叶资深扒皮哥

那六代目有中意的人吗?打算什么时候结婚呢?


692L:最爱红豆糕

啊,我……不打算结婚的


693L

打算蹭一辈子狗粮吗??


694L

我不依我不依我想吃六代目的狗粮xxx


695L

或者说六代目心中还有那个宇智波带土吗?【滑稽笑】


696L:最爱红豆糕

都说了我和带土只是战友而已……


697L:木叶资深扒皮哥

哎六代目也是个不诚实的人呢,面对那么好那么帅的一个宇智波心里可不是这样想的吧?


698L

喂喂楼上你也作够了吧


699L

所以说扒皮哥说的是真的吗?六代目是否还是对那个宇智波念念不忘呢?


700L:最爱红豆糕

……


701L

感觉我们像是在逼六代目承认一样xxx


702L

这可不是逼迫,这叫做主动承认【滑稽笑】


703L:番茄拉面

我记得卡卡西老师确实很喜欢带土叔的说,因为在带土叔假死的那段时间卡卡西老师一直都有去慰灵碑看望带土叔呢


704L:最爱红豆糕

鸣人你又把老师卖了


705L

七代目好助攻!!


706L:木叶资深扒皮哥

那不是假死,那只是碰巧被宇智波斑救了然后被灌输了报社的念头而已。


707L

所以说六代目你就承认了吧!!你心里是有着宇智波带土的


708L:番茄拉面

不止如此,带土叔的一些话卡卡西老师还一直记在心里,时不时的跟我们七班的人说。


709L

都这样了你还说你们是战友同学!!!


710L

原来六代目是比七代目发卡发的更认真的那个吗??


711L

而且还把和带土的合照收藏起来!!


712L

这不是爱是什么!?


713L

但是……我记得宇智波带土喜欢的是一个叫琳的女孩啊


714L

卧槽?


715L

但琳喜欢的是卡卡西


716L

水门班大三角??


717L

你们别误会啦,琳确实是一个很好的姑娘,但是带土喜欢的是卡卡西哦~


718L

楼上你??


719L

嘿嘿


720L

那六代目还打算发卡吗?


721L:最爱红豆糕

没错,带土对我来说是一个非常重要的人


722L

那有没有重要到喜欢的地步呢【滑稽笑】


723L:最爱红豆糕

但是我对带土的不是喜欢


724L


725L

???不喜欢


726L

六代目你确定吗??这怎么看你俩都是有一腿的人啊,你却忽然说不喜欢


727L

白期待了……


728L:最爱红豆糕

是爱


729L

卧槽???


730L

惊现大反转了!!


731L

六代目你终于肯说实话了!!


732L

男神心有所属了怎么办……但我还是很开心!!!


733L

但是啊……宇智波带土已经不在了啊


734L

又提起了这个悲伤的事实


735L

难道六代目要一辈子单相思了吗?


736L:最爱红豆糕

嘛,现在重点不是我,是鸣人和佐助的婚礼啊


737L:再说嫁不出去我阉了你

连七代目都要结婚了呢……


738L:我的腰老好了

哈哈哈哈水影你也别着急


739L:八条尾巴唱饶舌

哟!鸣人佐助结婚快乐!


740L:拿粉拳拳捶你胸口

那我们也得准备份子钱和礼物了呢


741L:木叶胸最大

到时候记得通知我,我也会回来的


742L

鸣人这小子也结婚了,该怎么说呢?娶到宇智波算你值了


743L

虽然还没到结婚的日子,但还是想提前说一句“鸣人,新婚快乐”


744L:番茄拉面

啊,虽然不知道你谁的说但还是要谢谢楼上


745L:卖花姑娘

我赞助现场所有的花!!


746L:我的露脐装

那我就送鸣人和佐助几幅画吧


747L

佐助,虽然我们不能陪你了,但还是要新婚快乐


748L:拿粉拳拳捶你胸口

是啊是啊,我们后援会会全力支持佐助君的!!


749L

七代目新婚快乐!!


750L

哎呀七代目也终于有火影夫人了呢


751L

但这只是更多狗粮的开始,还没结婚狗粮就已经要撑死了


752L

哈哈哈哈哈结了婚那还了得


753L

但是……还有人记得风影的黑眼圈吗?


754L

完了不说我给忘了


755L:番茄拉面

啊?!


756L

这楼竟然给歪回来了??


757L

奇迹啊


758L:黑眼圈

我可以申请住到别的地方吗?


759L

哈哈哈哈哈哈哈风影嫌弃了


760L:最爱红豆糕

没问题啊,我这就让人去办


761L

所以说,这楼的根本问题也解决了


762L

七代目的婚事也解决了


763L

六代目的心意也确定了


764L

婚礼的祝福也都送上了


765L

只差份子钱了哈哈蛤蛤蛤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


766L

份子钱啊我们还是等到婚礼当天亲自送过去吧!


767L:大饼脸

信不信我送两箱大饼过去


768L

最后我想说一句……六代目的ID都那么明显的表示了最爱宇智波带土了,你们没发现??


769L

啥?哪说了


770L

“最爱红豆糕”不就是吗


771L

红豆糕……红豆糕=宇智波带土?


772L

啥逻辑啊这是


773L

你们不知道的是宇智波带土最喜欢的就是红豆糕了!


774L

但是这也不能证明啥啊,有可能六代目也刚好喜欢吃而已……


775L

不是哦,卡卡西最喜欢吃的是秋刀鱼,他可不是一个甜党


776L

woc那我们之前还在纠结啥


777L

知情人你来的太晚了!!!


778L

莫名背锅??


779L:最爱红豆糕

……


780L:木叶资深扒皮哥

哼,笨蛋卡卡西




end.




——没错扒皮哥就是堍堍但是早被猜到了

——匿名大佬们有人发现了吗?肯定有的

——我爱罗好像明白了啥又好像误解了啥




瞅了瞅评论总有一股在破案的既视感


以及……没人发现600L的泉奈吗?宁次桑也没人找到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