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青子ゞ

终成眷属(修因)

❀短篇(ooc)

❀不好吃的粮


——————————————————


雾。


很浓的雾。


阿修罗在大雾中漫步目的的行走着,他不知道他为什么会在这里,也不知道他现在该去到哪里。


“阿修罗... ...”


是谁?


“阿修罗!!”


声音很熟悉,好像是... ...哥哥的声音?!


随着脸上被重重的拍了两下,身边的环境也迅速变化着,眼前也不再是一成不变的雾色,而是哥哥那张写满焦虑的脸。


好像好久没见过哥哥这种表情了呢,是在担心自己吗?


醒来的第一反应不是在意自己的情况,而是为了哥哥在担心自己这件事上小小的开心着。


“... ...阿修罗你在笑什么,我可是看出来了哦。”因陀罗有点不悦的出声,自己那么担心弟弟是不是出事了,结果弟弟一醒来却在偷笑!


看到自己这么着急的样子很开心吗?!


因陀罗有点后悔刚才叫醒他的时候为什么不再用力一点,打死这个蠢货。


阿修罗看到哥哥有点不高兴的迹象,马上扑过去抱住他的腰撒娇的说,“尼桑我没有取笑你啦,我只是太高兴了。”


“有什么好高兴的?”因陀罗表示不能理解阿修罗高兴的地方在哪里,自己莫名其妙晕倒,最后还是一个弟子跑过来告诉自己的这件事很高兴吗?


“不,我只是高兴。”阿修罗更加用力的抱住因陀罗,把头埋在他的颈窝里蹭着,“高兴我又见到你了,尼桑。”


忽然亲密的动作让因陀罗有点不适应的往后缩了缩,虽然他不知道阿修罗是怎么了,但他还是一反常态的顺着阿修罗的背,轻声的回应他,“我也很高兴能又见到你。”


“欢迎回来,阿修罗。”


听到这句话的阿修罗鼻子酸了酸,他不想去深究自己为什么会出现在这,即使这只是幻术也好,因为梦里有你。


“好了你可以起来了,你再收紧一点我可能会被勒死的,阿修罗。”煽情也跟着煽情过了,接下来就该处理正事了,“父亲他在大堂等你。”


“啊... ...?”完全不明所以的阿修罗就这么拉着因陀罗的手来到了大堂。


大堂上只有坐在主位的父亲和一边的双海。


“父亲,阿修罗醒了。”因陀罗带着阿修罗坐在了六道仙人的面前。


六道仙人点点头,然后看向一边的阿修罗,“阿修罗,你知道你突然晕过去的原因吗?”


阿修罗紧张的坐着,听到父亲的问话明显的愣了一下,但他马上反应过来,“我... ...我好像做了个梦,然后... ...醒了就在这了。”


六道仙人盯了阿修罗许久,阅尽沧桑的轮回眼明显的从阿修罗脸上看出了不愿多说的神色,最后他叹了口气只能说道,“没有什么事了,你们出去吧。”


阿修罗如释重负的松了口气,马上拽着哥哥跑了出去,天知道他刚才是有多么紧张,他不愿说的原因很简单。


他想留在这,和哥哥在一起。


因陀罗不明不白的听完了父亲和弟弟的对话,然后又不明不白的被弟弟拉了出去,直到现在他还是不明不白的。


阿修罗拽着因陀罗跑到离家有段距离的小树林里面才停下,因陀罗一用力就挣开他的手,有点不耐烦的语气问,“已经够远了阿修罗,现在你能给我解释一下到底是怎么回事吗?”


阿修罗低头看着自己空了的那只手,掌心的余温还未消,但他心里有股恍然若失的奇怪感觉。


他抬起头,此时正逢樱花盛开的季节,风过花落,漫天的樱花从他和哥哥之间飘过,形成了一道美丽而又虚幻的花墙。


他清楚地看到哥哥的眼睛里面,有着樱花和他。


十万株樱花同时盛开是什么样的情景?


他记得他以前是这么问过哥哥的,哥哥只是笑着并认真的回答,我现在没有看过,不过如果阿修罗想看的话,我一定会给你找到的——那十万株樱花同时盛开的地方。


可惜在那个世界,他们再也没有机会一起看樱花了,他们至死都在战斗着,永无停息。


阿修罗喉咙里似乎是被什么哽到了一样,半天他才艰难的开口,“哥哥你还记得我跟父亲说的那个梦吗?”


因陀罗没有发现弟弟的异样,他疑惑的看着阿修罗,“记得啊,怎么了。”


“在那个梦里,我梦到了我和哥哥在战斗,你死我活的战斗着,到最后你我都死了,但我们的战斗一直延续到了下一世,真正的永无止息。”阿修罗边说边往前走着,他伸手触碰着半空中的花瓣,最后整个人都穿过了那堵花墙。


他轻抚上哥哥的一边脸,和着远处传来的风铃声,有什么东西好像要冲破牢笼,快要控制不了了。


风铃,樱花,哥哥。


构成了一副最美好的景色。


他越靠越近直到额头都抵着额头,对着近在咫尺的脸,阿修罗觉得心都要跳出胸膛,“但是,哥哥... ...因陀罗,我喜欢你。”


直到此刻,阿修罗才真正清楚自己想要的是什么,不是世间众生的平安,也不是平凡的娶妻生子,他想要的只是哥哥而已。


他喜欢哥哥,一直都喜欢,并不是亲人之间的那种喜欢,而是恋人之间的,是想要一直陪在他身边的那种喜欢。


“我... ...”话还没说完,可因陀罗知道阿修罗已经懂了,只属于他俩的默契让他们心意相通着,无需过多的言语。


——我喜欢你。


——啊,我也是。


他想他大概大概也是喜欢着阿修罗的,从小就是,无关其他。


阿修罗像得到应允一般,轻轻的把唇贴了上去,他们由刚开始的追逐转化为激烈的交缠。


在漫天樱花飞舞的背景下,他们两个紧紧地相拥着,深埋了多年的感情终于得以萌芽。


还坐在大堂的六道仙人若有所思的看着樱花林的方向,双海走到他的身边担忧的看了他一眼,“羽衣... ...你是不是想到了什么?”


六道仙人低下头沉默了一会,摇摇头示意没有,“我只是担心他们两个。”


双海看他完全不想说的样子也就没再问,他看着迟暮的六道仙人,心里五味陈杂。


羽衣,我还记得,在很久以前,久到我都快忘了是什么时候,你也像今天的阿修罗一样,说自己做了个梦。



樱花树下,阿修罗和因陀罗双双躺在地上,两只手叠在一起。


阿修罗现在内心无法平静,他就像个刚吃到糖果的小孩一样,甜腻的滋味让他无法放手,他反握住因陀罗的手,五指相连。


阿修罗回头悄咪咪的看了一眼因陀罗,发现哥哥刚好转过头去,可是耳根是红的!


他像个偷腥的猫一样靠了上去,从背后抱住哥哥,嘿嘿的笑着,“哥哥你耳朵红了哦~”


因陀罗身体明显一僵,有些生硬的转移话题“别吵了赶快睡觉!”


阿修罗识趣的闭上了嘴,他知道如果再调戏下去的话保不准他的哥哥会恼羞成怒直接撇下自己回去了。


过了一会,阿修罗还是忍不住想要再与哥哥说说话,他悄悄的绕到另一边,与哥哥面对面的躺着。


从树上飘下来樱花落在因陀罗的脸上,粉嫩的樱花为这冷酷的脸上添了几分柔和,紫色的眼影不会显得突兀,而更是增加了魅惑的气质。


阿修罗忍不住又贴近了点,他在他耳边轻轻的吐着气,“哥哥,你会离开我吗?”


因陀罗感觉痒痒的而转了转头,睁开眼,三勾玉静静的浮现在猩红色的眼中。


“... ...不会,所以睡吧,阿修罗。”


阿修罗感觉哥哥的声音越来越远,但不知道是不是真的困了的关系,眼皮竟然越来越重,最后他是让哥哥枕着自己手臂的那种姿势睡着的。


... ...


阿修罗是被冷醒的,他感觉到冷意在一点一点侵蚀他的身体,他打了个激灵,习惯性的收了手臂弯,发现手臂上很轻,没有一点重量。


蓦的睁开眼,发现哥哥已经不在自己的怀里了,自己还是处于那片浓雾当中。


由心底滋生的痛苦席卷而来,瞬间就俘获了阿修罗的理智。


刚才... ...那些都只是梦吗?



雾,终于散开。


阿修罗最后是躺在床上的,他艰难的往左右看了看。


自己所谓的妻子,儿女都聚集在这。


再感觉一下自己的身体情况,这是离死不远了。


原来... ...是这样... ...



雾散,梦醒,我终于看见真实,那是千帆过尽的沉寂。



最后的最后,你还是没有找到那十万株樱花盛开的地方。



————————————end————————————